用户登录

中国皇冠365比分 8主管

《诗刊》2019年7月下半月刊|周西西:阳光向下,麦芒朝上

来源:《诗刊》2019年7月下半月刊 | 周西西  2019年10月08日14:25

白云阁登高

?

海拔三百五十米的早春,寒意料峭

白云阁行人罕至。我从山下来

每上一层,就向天空近一分

更高处,风声清寂,托着白云缓缓游动

几只鸟雀向下,飞往低处的人间

?

山林苍郁,湖泊泛着微光,仿佛

旧日模样。只是时光如悬崖

故人已抱着石头离开

白云阁像一枚钉子,楔在坚硬的时间里

又似一只悬置在生活里的空酒杯

?

此处晚霞过火,蝴蝶远遁

缘木求鱼的人不宜久留。南山寺里

带发修行的银杏

只管见证,不问抒情

山腰传来鸟的歌声,有坠落,也有上升

?

?

一只鹰在飞。看久了,才看清楚

它不是在飞,是在空中奔跑

看再久一些,它也不像是鹰

是一只(黑色的)(落单的)鸟

在奔跑,它跑得像飞

那么快,分不清是追赶还是逃离

我相信它有漂亮的羽毛、明净出水的眼眸

有凌空振翅的勇气和愤怒

后来,我看不到任何一只鸟

只有蓝色木板上一枚小小的钉子

扎得越来越深,越来越深

?

很 快

?

商玉客栈的酒是快的

快是一种缺陷,不是美德

为了跟上节奏,我不得不用更快的口气

篡改方言的出生地,以此证明

理想先于生活到达目的地

与一切无形之物对峙,我都深陷必败之局

?

说起来天气无常,这么快就冷了

我喜欢山间的果子胜于酒杯里起伏的心跳

我喜欢杯壁上挂着的酒滴,像潜伏在体内的泪

我喜欢的雪,迟迟

没有从月亮上落下来——

有些事情,还没来得及开始,就接近于结束

?

他乡月亮打了个踉跄,很快下落不明

北风浩荡,像夜色笼罩南北湖,也笼罩众生

树林上空闪烁其词的星星

看得出夜晚很快,人世很快,它看透

但绝口不提无辜者的无辜

很快,被过路的云朵遮住了脸

?

登山记

?

晨起即上山,石径斜。峰岭尚半裸

挽一阵风跟鸟雀交换些露水

它们占据路的两侧,把寂静叫碎

?

给我一把砍刀,我就是个樵夫

只砍不开花的草,不砍树

对那些高过头颅的物种,我都怀敬畏之心

需要仰望的,还有被白云

提着上升的溪流

石头和树桩下面,住着一些望乡的人

只有他们,才有资格俯视人间

?

恍惚的瞬间,一群孩童从身边掠过

我无法分辨他们是在向上

还是往下,两臂张开的起伏

像枝条摇摆又像时光流逝

他们自带风景,不同于树木的形状

(其中一个像我)曾经

隐没在阴影里,又在阳光中把自己找回

?

占山为王是多么奢侈的想法

从早到晚,我只做一件事:遗忘

把每一步都放到身后

万物轻浮,苍生细小。天空越来越低

从晚风里伸出来的一双手,把草木之青

慢慢塞进气喘吁吁的肺叶里

?

雨中过南山石跳桥

——兼致松良兄

?

春天就要漫过脚背了。雨落在对面竹林里

仿佛那么多人挤在一起,寒暄彼此的如梦初醒

雨落在石像的脚窝里,一汪泥水

被风激起心里的忐忑和踉跄

?

我数到二,便走过石跳桥。溯溪流

往上,泥泞公然篡改上山的路

雾霭在山谷中升起,像白茫茫的遗忘。你知道

那些翠绿了半辈子的竹,都装着一节节空心的疼

?

选择原路退回,春意冷冽,新芽骑旧枝

我们要允许飞过的鸟

听不到自己的鸣叫,原谅那些拆除历史心无空山的人

?

南山石跳桥:从彼岸到此岸,还是两步

溪水一半躺着,一半站立

?

草帽之歌

?

黄昏一点点收拢昏黄的光,一个

又一个小小的麦垛,在收割后的麦地里穿行

?

更早的时候,阳光向下,麦芒朝上

遍地奢阔的黄金像流水汤汤

?

他坐下来。随手搁在田埂上的麦秸草帽

不是问候疼痛的麦茬,而是在向土地致敬